中國城鄉環衛網

  • 城鄉環衛>
  • 熱點新聞>
  • 上海數千個小區最近在干同一件事,收集家里這樣東西,每個月只有3天才拿出來

上海數千個小區最近在干同一件事,收集家里這樣東西,每個月只有3天才拿出來

摘要:用干凈牛奶盒換鮮奶,是值得鼓勵的好事。但僅靠一家企業,能維持多久?

家住秋月楓舍的雷薇婭有個堅持了近半年的習慣:把每天喝完的牛奶盒洗干凈、倒扣在水斗里,第二天一早拍扁,每5個盒子用橡皮筋扎成一捆。

“每個月逢5的日子有人來收,10個盒子換1盒200毫升的鮮奶。”雷薇婭說,這樣的活動很實惠,還能有效促進垃圾分類。

目前在上海,還有許多社區居民像雷阿姨一樣,把收集起來的干凈牛奶盒拿去換牛奶。

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12月19日從活動發起方光明乳業獲悉,活動自今年6月開展至今,全市已有2000多個牛奶盒回收點,已回收牛奶盒83萬個,全部送至上海市容環衛系統,進行循環利用。

居民水斗上倒扣著的牛奶盒


賦予價值,居民“集盒”有動力

“這種活動提供了一種正向激勵,解決了居民分出干凈牛奶盒的動力問題。”秋月楓舍居委會主任楊勇娣坦言,放在以前,牛奶盒連拾荒的人都看不上,盡管《上海市可回收物回收指導目錄(2019版)》明確,紙塑鋁復合包裝(利樂包)屬于低價值可回收物,但居民都把它當干垃圾扔掉。

道理很簡單,只有洗干凈、晾干的牛奶盒才能扔進可回收物藍桶,這需要投放者付出時間成本,不少人嫌洗曬麻煩,還覺得這樣“認真”沒好處,況且也沒規定說牛奶盒一定要扔藍桶,所以幾乎沒人有動力把牛奶盒作為可回收物來分類投放。

現在,10個干凈的牛奶盒可以換1盒鮮奶。按照目前1盒相關品牌鮮奶(200毫升裝)的售價計算,相當于1個干凈牛奶盒有了0.5元至0.6元的價值,許多人不再把牛奶盒當作不值錢的垃圾。

光明乳業隨心訂營銷中心市場經理黃春紅透露,預計明年設在小區的牛奶盒定時回收點將超過4000個,居民拿著任何品牌的牛奶盒,只要洗干凈、晾干,都可以“10盒換1盒”。

為避免非正常的兌換行為,一戶家庭一個月最多可換3盒鮮奶,相當于該戶人家每天消費1盒鮮奶。

“10盒換1盒”吸引了許多居民,尤其是孩子的參與

記者注意到,“10盒換1盒”的活動均采用定時定點回收的方式,一個月最多只有3天可在小區指定點位兌換。

為何不常設一個回收桶,這樣豈不是能回收到更多的牛奶盒?

黃春紅解釋說,他們推翻了設置回收桶的方案,因為這樣會讓投放牛奶盒變得容易,一些居民可能把沒有清洗過的牛奶盒,甚至其他垃圾扔進桶里。到時候,回收桶有異味和污水,反而影響小區環境,也破壞了牛奶盒回收利用的價值,“把好事做壞了”。

“道理其實和定時定點扔垃圾一樣。”雷薇婭作為居民代表,也很認可“不設桶”的方式,她覺得牛奶盒定時定點回收,反而能促使大家在家里把牛奶盒弄干凈,否則盒子質量不過關換不到鮮奶。


一扔了之,牛奶盒“遺臭萬年”

據上海市環科院專家介紹,相比作為可回收物進行循環利用,把牛奶盒當作干垃圾燒掉,缺點有很多。

首先,牛奶盒渾身是寶,以利樂包形式的牛奶盒為例,其由75%左右的纖維紙漿、20%左右的PE塑料層、5%左右的鋁箔構成,這些材料完全可以回收利用。

據統計,30個500毫升的利樂包裝紙盒就可制成5卷70米長的衛生紙。放著這么好的再生材料不用,生產相關產品時就會浪費新的原材料。

其次,淪為垃圾的可再生材料進入末端處置環節,不僅加重這些環節的負擔,還可能產生潛在的生態環境污染風險。

比如,未經清洗的牛奶盒中殘存的牛奶非常容易腐敗并產生惡臭,在運輸過程中還形成難以處理的垃圾滲濾液,對土壤和地下水造成污染。

又比如,牛奶盒中的鋁和塑料在垃圾填埋場無法短時間降解,占用并污染大量土地。

黃春紅告訴記者,目前光明乳業主要負責回收牛奶盒,并將它們送交市容環衛部門。

據了解,回收的牛奶盒主要有兩種去處。一種是分離回收,將牛奶盒拆分為紙漿、塑料、鋁材三類再生原料,分別提供給相關產品生產單位。

另一種是整盒回收,直接將牛奶盒粉碎、造粒,用高溫逼走絕大部分水分,再用擠出機擠成可塑性很強的原材料,最后根據訂單要求,進入模具冷卻定型、切割加工成相關產品,比如桌椅板凳、文具玩具等。

廢棄利樂包壓制成板材后,可以做成室外地板、家具等產品


一家企業,好事能維持多久?

用干凈牛奶盒換鮮奶,重新激活了牛奶盒循環利用的鏈條,是值得鼓勵的好事。

但也有業內人士擔憂,僅靠一家企業,這件好事能維持多久?

記者算了筆賬,以一盒200毫升的某品牌鮮奶售價5.6元為例,回收83萬個牛奶盒,活動發起者近半年內已經“送”出8.3萬盒鮮奶,也就是46萬余元。

將來隨著活動的知曉率越來越高,以及回收網點的增多,回收到的牛奶盒數量和贈奶成本都將越來越高。

“7月25日至今回收了3150個,主要集中在小區里的三四十戶。”楊勇娣表示,秋月楓舍共有1500多戶居民,如果有三分之一的家庭參與活動,那這段時間牛奶盒的回收量可以增至四五萬個。

一位參與牛奶盒回收的志愿者告訴記者,贈奶成本其實相對而言不算高,更高的成本在回收牛奶盒環節。

“一輛車單次跑一個地方就裝滿貨回來,這是最理想狀態,但實際上不可能。”該人士坦言,隨著回收網點的逐步鋪開,如果一個個網點的回收量普遍偏少,那一輛收運車出一次車要拉滿,需要跑多個網點,人工和油耗成本成倍增長。


再生產品,“斗”不過原生料制造

回收牛奶盒后,循環利用,制成再生產品,銷售后的收入可以用來支撐持續的回收,形成良性循環,但實際上這只是理想狀態。

另一個把牛奶盒回收這件好事做長久的難點恰恰在于循環利用的成本較高。

一家業務涉及廢棄利樂包制板材的環保企業負責人表示,牛奶盒整盒回收的處置方式要比分離回收付出更多成本。

據透露,他們的廢棄利樂包主要來自利樂包生產企業和社會,企業提供的是生產過程中產生的邊角料和殘次品,幾乎沒有雜質,可以直接上生產線;社會上收集來的利樂包,是通過對生活垃圾進行分揀后得到,往往雜質、水分含量都很高,必須整理到相對干凈的程度才能上生產線,這筆分揀、整理的費用要算在原料采購企業頭上。

市場上,這樣的“干凈料”在1000多元/噸。相比之下,采用分離回收,即化學法處置廢棄利樂包,分離出紙、塑、鋁的企業,并不挑剔原料,因此可以省下不小的原料采購開銷。在運營方面,“綠色”技術對場地的要求較高,生產企業必須承擔較高的土地租賃成本,并在生產線的維護保養方面不斷投入。

相比之下,化學法處置企業對場地要求不高,又能“省”下一大筆運營成本,終端產品可以賣得更便宜。

據估算,目前采用化學法處置利樂包的方式占據主流,每年被回收的利樂包中有八九成通過這種方式分離出原料進行循環利用。

用牛奶盒生產加工的產品,還要面臨原生材料產品的價格競爭。

以最終產品為戶外地板為例,廢棄利樂包做的板材,售價每噸至少五六千元,而一些普通木板材的價格還不到每噸一兩千元,再生板材在價格上完全沒有競爭力。

加之,“再生的材料質量不及原生的”等觀念在社會上占據主流,這就更不利于廢棄利樂包的循環利用。

市場上金屬做的垃圾桶、塑料做的花園凳更便宜,廢棄利樂包做的高價產品銷量堪憂。一些居委會干部告訴記者,一只消耗1300多個牛奶盒的長凳,目前采購單價超過3000元,這樣的環保產品,很難大批量采購;只買一兩個,宣傳引導的作用又有限。

首都機場航站樓的一些垃圾桶,是利樂包循環利用的產物

“眾人拾柴火焰高!”黃春紅建議,降低牛奶盒的社區收運成本、開發循環利用產品更高附加值出路、政府出臺促進相關循環產業的指導意見等,都是讓牛奶盒等低價值可回收物變廢為寶這件好事能夠持久的出路,希望有更多社會力量能夠加入他們的行列。


腾讯分分彩人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