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鄉環衛網

院士為長沙垃圾分類支招:推行上門收集 實現"無桶化"

人物檔案

  陳勇,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國家能源集團首席科學家,中國科學院廣州能源研究所研究員,長期從事有機廢物能源化與資源化利用理論研究和工程技術開發。現任中國科學院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重點實驗室學士委員會主任,煤燃燒國家重點實驗室、能源清潔利用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委員。

  垃圾分類結束多年“慢跑”,開始步入“快車道”。如何實現有效減量化、資源化、無害化處置,已成為當下不少城市面臨的現實難題。

  “實行垃圾分類,關系廣大人民群眾生活環境,關系節約使用資源,也是社會文明水平的一個重要體現。”習近平總書記對垃圾分類高度關注。作為全國46個生活垃圾強制分類重點城市之一,長沙也正加速搭建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全鏈條”。今日,中國工程院院士陳勇接受長沙晚報記者專訪,為長沙加速推進垃圾分類、建設更加科學合理的分類體系支招。

  垃圾分類方式不應過于復雜

  今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相關工作方案,“無廢城市”建設試點工作正式啟動。據了解,“無廢城市”建設旨在實現城市固體廢物產生量最小化、資源化利用充分、處置安全的目標。推動生活垃圾分類減量正是“無廢城市”建設的重點之一,也與百姓日常生活關系最為緊密。

  “生活垃圾分類體系建設一定要體現科學性與合理性,關鍵在于‘便利’‘有效’‘利用’和‘無害’。”陳勇認為,生活垃圾分類的方式不應過于復雜,否則難以長期堅持。“在一些地方實行的精細分類固然好,但是會增加處理成本與市民負擔,其次也很難保證100%利用。”

  目前,長沙推行的是“干濕分類為主、四分類為輔”的分類方式。“分類的首要問題在于‘干濕分離’,也就一定要把干垃圾和濕垃圾分開。其次則是將有害垃圾、大件垃圾分類投放。”陳勇說,餐廚垃圾、廚余垃圾等“濕垃圾”是生活垃圾處置的“七寸”所在,必須探索有針對性的處理技術與模式。針對濕垃圾處置,陳勇建議在收運前端進行脫水處理,不僅能實現源頭減量60%至70%,還能減少運輸過程中的“跑冒滴漏”。

  提升扔垃圾“負擔” 倒逼源頭減量

  出門前將垃圾隨手扔進樓棟前垃圾桶,對于市民來說是多年來再熟悉不過的生活習慣。在上海等城市的垃圾分類實踐中,有不少社區一改這種“慣性”,開始從各樓棟前“撤桶”,推行定時定點的回收方式。

  “文明社會首先要實現城市清潔,隨處可見垃圾桶不符合未來的發展要求。但目前的一些定點收集對于居民來說,也增加了不少繁瑣的勞動量。”在陳勇看來,“無桶化”是未來垃圾投放的趨勢所在。他建議,通過上門收集的方式,在居民中推廣使用專門垃圾袋,通過采用二維碼、條形碼追溯技術,不僅能實現精準的重量統計,還能對垃圾混裝行為進行監督。“當然,不同類別的垃圾收集也不能‘一刀切’,例如有害垃圾可以一個月收集一次,而濕垃圾則要確保每天收運。”

  陳勇還認為,應當逐步建立合理的有償收運制度,通過經濟杠桿來推動全社會節約資源、減少排放的觀念的普及。“很多人可能認為我交了物業費垃圾就可以隨便扔,事實上這樣的心態不僅加劇了‘垃圾圍城’現象,也造成了社會資源的浪費。”陳勇表示,有必要通過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扔垃圾的“不便”“負擔”或者“壓力”,來倒逼實現源頭減量。

  推動中國垃圾分類環保產業“走出去”

  此次長沙之行,湖南高嶺環保建設了院士專家企業工作站,陳勇作為入站工作的院士,將致力于推進垃圾分類處理科技成果的轉化落地。“湖南人向來有‘敢為人先’的精神,希望通過產學研合作,為長沙在垃圾分類工作中打造更多亮點。”

  實現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置與資源化利用,背后的技術支撐不可或缺。陳勇表示,相關環保技術的研發不僅是要解決垃圾處理的現實問題,更要為我國打造具有特色的環保裝備和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環保產業,實現可持續發展。

  在陳勇看來,“因地制宜”是垃圾分類體系建設中最重要的原則之一。“各地生活習慣、產業配套不盡相同,不同國家地區、不同省份的經驗到了另一個地方也往往‘水土不服’。因此照搬模式的道路是行不通的,必須結合居民習慣、相關產業配套等條件,探索各自適用的垃圾分類道路。”(長沙晚報)


腾讯分分彩人工